WFU

網站頁籤

2020年4月1日 星期三

Team Work


2020/3/26: 我在臉書靠么說,武漢肺炎肆虐,腦中風學會趕快給會員建議,居家檢疫、確診病人若發生中風,急診該如何處理?精神領袖T哥說他最近很忙,ICU那幾個病人耗去他很多時間,將指派網紅帥哥A醫師處理此事。

3/27: 我去電給A醫師,揪3/28召開視訊會議,確定與會成員。

3/28: 早上我一邊逛臉書,一邊上網閱讀相關資料。下午開始視訊會議。我忝為幾位醫師中最老的 (41),由我主持會議。各位醫師接連發言,還有住院醫師代表出席,徹底反應基層第一線聲音。幸好會中有女性代表,不然差點就是五漢廢言。會議進行得非常流暢,大約30-40分鐘就結束了。

3/29: A醫師用最快速度,將昨天的討論化為文字聲明稿,眾人給意見修改,完成後交給腦中風學會理事長,剛好來得及在今天的神經學會理監事會報告,取得神經學會的endorsement

3/30: 腦中風學會理事長指示聲明稿要加個前言與文獻回顧。Roger! 立馬完成,秘書協助寄給腦中風學會理監事審閱。

3/31: 收集理監事們的回覆,參照修改。

4/1: 修改完畢,放上網站,這不是愚人節笑話喔!

整個過程不超過一個禮拜。

SARS-CoV-2是不只是個「解殖」的病毒,它也將徹底改變我們這一代人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41歲,已不再年輕,但腦中風學會裡頭的年輕醫師們,展現了這樣一個,在參考資訊非常有限的情況下,如何用最快的速度,嘗試去想辦法解決,眼下這樣一個非常急迫,但沒任何人要出聲解救你的大問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學會建議
  • 將COVID-19確診、疑似個案,或居家隔離、居家檢疫、自主健康管理者,從急性中風品質指標分母中除去,不列入施打靜脈血栓溶解劑或動脈內血栓移除治療之潛在名單。
  • 鼓勵各醫院自行擬定因應COVID-19疫情之急性中風protocol,包括stroke code如何啟動、CT如何執行、以及後續住院床位調度。Protocol應特別著重在病患分流,將高度懷疑與不太可能為COVID-19個案從急診檢傷起,就走不同流程。
  • 儘管目標仍是快速治療缺血性中風病患,但應以保護各醫院之神經科醫護人員與EVT團隊為最大考量,針對以下三種不同風險層級之個案分述之­。
  1. COVID-19確診個案,若無特別考量,因台灣各醫院無負壓CT room,不建議進行特殊急性中風治療。
  2. 有發燒或呼吸道症狀,無法排除COVID-19感染者,若符合急性治療之個案,建議以靜脈血栓溶解治療為主,可考慮不進行動脈血栓移除治療。
  3. 居家隔離、居家檢疫、自主健康管理者,符合急性治療之個案,建議以靜脈血栓溶解治療為主,在適當防護下仍可考慮進行動脈血栓移除治療。
  • 鼓勵各醫院推廣通訊診察之功能,不論是stroke code個案、急診或病房一般會診皆然。可與醫院各科部商討如何使用手邊可用之3C產品,由神經科遠距會診病患,減少不必要之暴露風險。
以上四點共識,乃依照目前台灣疫情仍以境外移入為主、零星社區個案之情境去模擬。但有鑑於疫情隨時都在變化,若將來有大規模社區感染發生時,會再調整以上各項建議。
台灣腦中風學會年輕醫師發展委員會(林口長庚劉濟弘、成大醫院宋碧姍、台大醫院陳志昊、新樓醫院謝鎮陽)擬定
台灣腦中風學會秘書處、常務理事、理事長審定
2020年4月1日

2020年3月28日 星期六

Resilience


武漢肺炎疫情,從去年十二月迄今,悄悄的快要走過三個月了。

個人感受,大約兩個階段。

第一階段,是初發生時,我們國家在孤立無援的狀況下,獨力奮戰,歐美國家旁觀。那時的心情,是焦慮,是擔心口罩不夠,是許多狀況未知,需要獨自摸索,一步步修改。

第二階段,是疫情在歐美大幅蔓延,台灣口罩足夠,累積一些經驗與信心,我們現在還在圍堵階段,人民生活受影響的幅度,不像歐美國家那麼大。

就像「喝酒傷肝,不喝酒傷心」。

防疫政策,就是這樣的一刀兩面。

能夠圍堵病毒,並儘量不影響老百姓的正常生活,是個高難度的動作。這個,我選擇相信政府,不要亂嘴亂批評。

在第二階段,我已把精力花在「如何應變」。大量閱讀優質財經資訊,例如經濟學人,現在每天金融大波動上演,正是學金融理財相關知識的絕佳時機。

把自己家裡打造成可以維持學術工作的適當環境。用Zoom視訊會議,維持學術合作;有空就把之前欠的papers好好寫一寫;我也已經接了好幾個廠商的全國Webinar演講;另外,我前幾天被邀請,擔任Frontiers in Neurologyspecial article collection editor,目的是要探討武漢肺炎對腦中風醫療的各種影響,這輩子第一次有機會擔任SCI期刊的editor

這是一場看不見敵人與槍炮的世界大戰,整個人類文明,將因為武漢肺炎蔓延而劇烈翻轉變動。是危機,也是轉機、機會。誰能在一團混亂中,看到機會,奮力一搏,誰就有機會在此刻讓自己向上提升好幾個levels

最後,用蔡總統的Twitter與各位共勉,Taiwan is an island of resilience

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

一個全新領域,從門外漢到Expert




去年五月,我在臉書上,看到黃暉凱醫師問說,他收到一個雜誌邀請,請他寫一篇review article,題目是「Drug treatment strategies for osteoporosis in stroke patients」。


經熱心臉友查證,該期刊與出版商,看起來不像一般的predatory journalspublishers。但黃醫師說,他年底要考專科,可能會很忙,而且這個題目他實在沒辦法,「骨鬆的藥物治療」非他的專長。

當時我想,這題目的主角是中風病人,跟我有關。根本就「天上掉下來的禮物」,好像有寫就會被接受刊出,感覺很簡單的樣子。於是我便自告奮勇,跟黃醫師說,你就答應對方,然後主要由我跟宋昇峯醫師來寫,你掛通訊……。

好像一切都是那樣的美好,然後……,然後我就彷彿有種掉到地獄的感覺。因為骨鬆藥物是我過去完全不熟悉的一個領域,等於是從頭學起,papers越讀越多,好像永遠都讀不完。

為此,我還去自費去上課,並考了一個「骨鬆專科醫師」。


Deadline快到了,而自己這篇paper的完成度還不到30%,只好厚臉皮請黃醫師去信期刊編輯,請他再幫我們展延期限。

越寫,參考文獻越讀越多,不知不覺已經破百篇。記得好幾次,凌晨3-4點就被自己的焦慮給弄醒,睡不著,只好爬到電腦前面繼續讀與寫。漫漫長夜,只有貓咪在腳邊磨蹭陪我,然後天逐漸亮。

剛好去年連續有好多精彩棒球賽事,U12U18、亞錦賽、12強,有時寫到一半,剛好有賽事,就一邊看棒球、一邊看papers,提升自己的士氣。

最後階段,剛好遇到醫院的員工旅遊,院長招待主治醫師北海道高檔泡湯旅遊。全團大概只有我揹著筆電跟印出來的紙本papers,利用閒暇時間還在那邊看看寫寫,只差沒帶筆電進去跟大家一起泡湯。


謝謝新思惟與蔡校長的讚美,其實這篇就像是個讀書心得報告,現在把題目換成「Drug treatment strategies for COVID-19 in stroke patients」,我們好像也可以硬擠出一篇文章出來XD

但這也是個好的開始,因為「中風後骨鬆」似乎是個充滿機會的新領域,介於神內與骨科之間,存在許多未知。今年度,我們已經開始準備順著這條線,規劃好幾個相關的資料庫研究。

武漢肺炎疫情持續緊繃下,門診量大減,也減少許多學術演講活動,此時,正是吾人好好做研究的大好時機,與其在那邊焦慮窮緊張,不如做自己的研究,轉移注意力,相信疫情總會過去,在低檔時努力播種栽種,期待來年高檔時能夠大豐收。

2020年3月13日 星期五

疫情下的居家醫療


今天的台南,悶熱潮濕。

上午與護理師開公務車,預計跑三位病人。出發前,我們先做好適當防護,互相檢查對方的口罩、眼罩等有無戴好。

第一家,是一位原本我門診的老病人。因為疫情因素,家屬主動幫她申請居家醫療,經評估後,符合資格。進家門,我們均先乾洗手一次,然後我開始診視病人,護理師則先開電腦。電腦很重要,因為居家醫療會卡關,通常都在電腦連線與讀卡機等硬體問題。

於是,兩人合作無間地,把一切動作一一進行,量vital signs、病歷紀錄、開藥單、開檢驗單、抽血…。特別的是,我們有自備印表機,所以可以釋出處方簽,家屬就近在社區藥局領藥就好,而我們回醫院後,抽血報告出來,護理師將告知我與家屬,看是否需要進一步處理。

那位病人的兒子說:「真好,好像就在醫院看門診一樣,而且我們都不必出門。」

接觸病人前,抽血前,要離開病人家前,我們一再地重複乾洗手的動作。

第二位病人,是一位失智症合併精神症狀的老太太。一進門,看到桌上那疊晚好如初、未開封的藥袋,心理實在揪了一下,怎麼沒吃呢?藥都不吃,幹嘛拿呢?幸好你們今天遇到我,好歹我也是成大臨藥所博士醫師,兼任藥學系助理教授,我一一核對目前病人的用藥狀況,根據病人目前病況,儘量簡化病人的目前用藥,並把正確用藥方法仔細地告知家屬與外籍看護工。今天,只診察,沒有開藥…,對!沒有開藥。

第三位病人,是我最喜歡的,一位92歲的失智症阿媽,跟我祖母年紀相近。為什麼我那麼喜歡呢?因為她每次看到我,就會說:「你就好ㄟ,我呷你ㄟ藥仔,就有效ㄟ,現在就好ㄟ…。」而且每2-3分鐘就會重複一次。

這聲音好美妙啊!多講幾次無妨。

感謝今天,網路連線順利,健保卡讀卡機沒出問題,電腦沒有當機,…,我們完成了三位病人的居家醫療。


要一直洗手,因為這病毒的傳染力實在太強。


進病人家前洗手,是保護病家。

出病人家前洗手,是保護自己,保護下個病家,保護自己醫院。

2020年3月12日 星期四

武漢肺炎讓我們必須習慣視訊會議


2003年的SARS過後,台灣人普遍適應並接受戴口罩這件事情,特別是台灣人口稠密,又空氣汙染嚴重,戴上口罩,不管室內室外,似乎是一件好處多多,又不會影響別人的事情。

2020年的武漢肺炎,傳染力超強,感染者病程時間長,多數症狀又不明顯,比SARS更難預防,人群聚集的活動,例如學術演講、會議,防疫需求下,應該儘量避免。

於是,這波全球大流行下,各種大型醫學會議活動紛紛停辦或延期,相對應的財務損失,還有人際互動交流,都因此受到嚴重影響。

在配合政府全力抵抗疫情之餘,我覺得我們都要適應一件新的事物,就是使用視訊會議,用視訊取代實際面對面的聚會討論,讓合作、協作能夠繼續下去。

首先是工具,我最近用過ZoomSkype,個人比較喜歡Zoom,覺得Zoom的介面不錯,而且比較好用。


圖:我那次用Zoom演講,是在家裡,貓咪一直在我腳下蹭我,害我很想笑,又擔心他像以前一樣,跳到電腦螢幕前面叫我陪他玩!

(Disclosure: I received honorarium from Sanofi Taiwan for lecture in this picture).

視訊會議有許多優點,例如對方只聽到你的聲音,或是僅一部分的影像,其他部分你可以很放鬆自在,不需要像實體會議那樣,需要正襟危坐。

例如,今天我們研究團隊,跟某潛在的美國客戶,用Skype視訊討論合作事宜,對方開了一堆他們想要看的東西,age, sex, other demographic, blabla…,我一邊忍笑,一邊在紙上畫了一個大大的$符號,給身邊兩個partners看。然後我們三人,相視而微笑,因為我們使用的是沒有畫面只有聲音的介面,所以不必擔心對方看到我們在幹嘛,只要不發出聲音。

視訊會議也一定會有缺點,例如你比較無法體察對方的肢體動作或表情,違反人類溝通的慣性,這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。

但身為一個台南人,我個人是真的好希望,以後所有國內的醫學會議都儘量改視訊。以往,大型活動常舉辦在台北,必須搭高鐵前往。而台南高鐵站又比較偏遠,基本上,往返一趟台北參加會議,花在高鐵計程車通勤的時間,就至少四個小時,那些時間,若可以拿來陪家人或是運動,生活品質與幸福感,一定會大幅改善。

當然,那可能純是我個人的一廂情願,策展的廠商、曝光廣告效益要如何調整適應?那絕非一時半刻能馬上轉換。

過去,

SARS讓我們習慣戴上口罩,

武漢肺炎,也許會讓我們必須習慣視訊會議。


2020年3月11日 星期三

博士生雞湯講座



感謝本所老師們,為所上的博士生們舉辦一個簡單的講座,未來預計兩週一次的座談會。

今天,由我打第一棒,我分享當年如何發想突圍,突破0original article的困境。

然後,我們幾個老師就聊開來了。當年,我們幾個上下屆的四個人,同在一個房間,裡面有存資料的server,為了不讓sever過熱,所以那間冷氣溫度特別冷。我們當中有位同學,就常穿著雪衣,坐在裡面分析資料。

約莫8年前,那時候電腦設備沒現在發達,你SAS按下去讓他跑,可能要等好久才有結果出來,所以,在等待時,有人會看Youtube,有人會玩線上遊戲,像我則是看股票。

大家都有同樣的經驗,就是聽到老闆走過來的腳步聲,趕快把視窗切換成SAS

還有下大雨的時候,怕漏水弄壞server (一台80-90),跑來所上「用生命捍衛他」。

那時候,所上有很多分析技術都尚未成熟,很多都是各自摸索,或上網找資源,轉眼間,看木成林,現在的我們,已是一個高度分工成熟的dry lab

跟這些博班學生聊著聊著,我彷彿也想起,2013快畢業的那時候,總是晚上一個人在醫學院六樓的研究室內,一個字一個字的,敲出好幾篇文章投出去。剛算了一下,那年有六篇

最後,也在此建議,若您身邊有在唸博班的親友,請不要隨邊問「甚麼時候畢業啊?應該快了吧?」

這樣子問,人家只會覺得,你很欠揍。

等等,你抽菸前有洗手嗎?



這病毒激發了我豐富的想像力。

某醫院,因某署的「無菸檳醫院」政策,方圓多少里內禁止吸菸,於是該院吸菸的員工 (編制或外派),會齊聚在醫院後門附近巷內的一個角落吸菸,最近我突然有個可怕想法。

某人的手上沾病毒,沒洗手,就拿起菸盒裡的菸往嘴裡放。

某人的手上沾病毒,沒洗手,就拿起菸盒裡的菸請旁邊的朋友抽。

然後這些編制內或派遣的員工,就變成院內感染的破口。

除了勸人戒菸,也許應該要求至少吸菸前一定要洗手,其實,我一時間也實在想不到更有效的辦法。